秒答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秒答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价格查询
查看: 1551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昨天今天明天:青龙河畔小山村的变迁

[复制链接]

4万

智力

5697

体力

5万

品德

院士

博士

Rank: 8Rank: 8

QQ
秒答网 发表于 2017-2-6 21:3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昨天今天明天:青龙河畔小山村的变迁(原创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作者简介:陈振环,辽宁凌源人,毕业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,获管理学硕士。
   我的老家,哎,就住在这个屯;我是这个屯里,土生土长的人儿;别看屯子不咋大呀,有山有水有树林儿,邻里乡亲挺和睦,老少爷们更合群……这首《咱们屯里的人》,用简洁而脍炙人口的歌词,清晰地勾勒出当代东北人的美好生活,也勾起漂泊在外的人们对东北农村的记忆。青龙河,是流经辽宁省西部山区的一条普通河流,它经辽宁省凌源市汇入河北省滦河后注入渤海,在中国的版图上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。然而青龙河畔的辽西小山村是我从小成长起来的地方,儿时光着屁股在河里洗澡捉鱼的情景仍时常出现在梦境中,参加工作以后虽然回家的次数逐渐少了,但对家乡发展的关切之情却重了,不免对家乡的变迁时常给予关注。需要说明的是,本文谨代表作者的一些粗浅看法,但力求实事求是的反映出家乡的实际情况,欢迎读者交流指正。
(一)历史沿革
辽西地区素以山多地少的特征见于教科书,但如果经实地考察过的话,还是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。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崇山峻岭,从古至今都是一个贫困和落后的地方,当地的很多地名都是从民间俗语中沿袭而来,诸如“三道梁子”、“二道梁子”、“三道河子”等,听起来就与山川、河流有很大关系。村子位于两山之间,东西宽只有1公里,南北线“老宽线”公路穿村而过,东面的山脚下青龙河的支流顺势而下。听老一辈人讲,我们村的历史不是很悠久,村里人的祖上基本都是明末清初由山东等地迁徙过来的,当时的世道兵荒马乱,索性就躲进偏僻、闭塞的地方过几天安稳的日子,人口逐渐聚拢成为一个村庄。目前全村大概有100多户人口,大概有四百多人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村里的人口还不是很多,经过两三代人的繁衍生息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达到了人口最高峰。计划生育政策在这里执行的比较严格,父辈基本都是兄妹好几个,到了我这一代属于典型的80后,基本每家都是一个孩子,极少数的人家有两个女孩。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同村人,大约有十三四个,小时候每当放学回家做完作业,一大群熊孩子就出去捉鸟摸鱼,从来就不缺玩伴,现在回到村里,已经根本看不到这么多小孩在一起玩耍的景象了。因为计划生育政策让村里的小孩越来越少,反而是每次回家都感觉村里的人都越来越苍老,看来人口老龄化现象就要来了。上初中以前,村庄的规模整体上呈扩张状态,村子的北面是大片耕地,耕地上新盖的房子不停地的增加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村子里不再有新盖的房子出现,反而许多盖完的房子没人住了,村庄规模遂一直维持在目前的状态。
(二)教育情况

在距村庄一公里远的地方,有一所小学校。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是在这里接受的文化教育,农村人的观念比较传统,认为读书考上大学才是出息,因此无论家里多么困难,也要让孩子到学校接受教育。学校的老师有十几个,基本都是民办教师转正的,在2000年的时候我小学毕业,当时学校的老师还年轻,现在已经过去了17年,学校里上课的还是当年的那批老师,并没有年轻的教师为学校注入新鲜血液,但学生的数量已经比当年缩减了一半多,农村小学的师资问题现在已经很迫切,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到这里来工作,等到过几年这批教师集中退休,学校的生存都将面临严峻的考验。大学扩招以前,村里谁家要是出个本科大学生,那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,在村里绝对是个大新闻。现在上大学容易了,基本上读完高中就能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,但在这种环境中考上大学本科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很多人家的孩子读的是专科和技校,毕业了也都留在了城里,改革开放的春风也让村里人对大学的渴望淡了些,但上过大学的人回到村里依然受到敬重,教育依然是农村孩子走出大山的唯一路径。当年我的小学同学有48个,最终考上大学的人不到15个,很多人初中毕业就辍学了,因为当地的高中招生名额有限,如果低于录取分数线的话需要额外交3000元费用买入学名额,我的很多同学就是因为这3000元钱而放弃读高中,当年这笔钱对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农村家庭而言实在是一笔巨额开支。现在农村高中都搬到县里合并了,据说费用已经涨到了一万元,中考反而比高考更受到村里人的关注。虽然近几年村里出了一些大学生,但是以专科和二本学校居多,考上名牌大学的基本没有,“寒门学子进名校难”这些网络流行语,倒非常适合我老家的实际情况。毋庸置疑,在这种落后的农村教育环境中读书,“努力就能上清华北大吗”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
(三)经济情况

在1996年以前,当地农村的经济结构比较单一,收入来源主要有以下几方面:种地卖粮,传统的经济来源;在附近的水泥厂做劳力,是卖粮收入的额外补充;外出打工,多为家里田少又不愿意在农村发展的年轻人;养殖牛羊鸡猪等家畜,出栏后卖给当地的商贩;将自家地里吃不完的蔬菜、鸡蛋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去卖钱。随着中央逐步加大对农村问题的关注,当地镇政府出台政策为村里建起了蔬菜大棚,最早政府为村民出钱建设,不少群众习惯了传统的经济思维,对温室大棚并不太热情。农民的思维方式也经历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转变过程,后来先前胆子比较大的村民承包大棚有了一定的收益,才开始争着抢着建大棚,现在村民已经开始自掏腰包建设大棚了,基本上做到了一家一户,冬天里也可以吃上新鲜的蔬菜。当然,这里面也走了一些弯路,2003年左右一些大棚上马的葡萄、草莓等品种,由于销路不顺畅,最终都砍掉了重新种植嫁接黄瓜,农村的经济转型也是在不断的摸索中前进的。现在当地的蔬菜大棚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,绿色无公害黄瓜已经远销到俄罗斯、朝鲜等地区,村民也不用把蔬菜拿到集市上去卖,坐在家里等着商贩前来收购就可以了。温室大棚为家乡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一个冬天下来最少也能收入2-3万元,养殖业已经消失殆尽,村民都把牲畜卖了搞起了大棚。但是,由于农村信息的闭塞,当地的蔬菜收购价格受到商贩的控制,导致农民辛辛苦苦的血汗钱被商贩拿走了大半。这种商业模式为村民事先不知道价格,先将蔬菜装车给商贩销售,待半个月后商贩在将销售价格反馈回来统一结算,形成了“种菜的没有批发蔬菜的赚得多”现象,当地头脑灵活的都做起了蔬菜批发生意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蔬菜不批发就只能烂在家里,批发了价格又不受自己控制,受“菜贱伤农”的影响,这两年又陆续的有一些大棚被荒废,重新走起了外出打工的老路。
当地农村的大型私营企业基本都属于原材料加工型,处于整个产业链条的最底端。上文提到的水泥厂算是当地的唯一大型企业,坐落在村子东北3公里外的河上游,附近的很多村民都在里面工作过,早些年效益好的时候年上缴利税达100万元,厂子的工作人员达到400多人,所生产的“印山”牌水泥供不应求。然而,就是一个产品销路顺畅的企业,在四年前宣告却走向破产。农村私营企业最大的弊端就是管理理念和生产技术落后,除了劳动力价格低廉没有其他核心竞争力,遇到国家的产业政策调整或外来产品的价格冲击,除了被兼并或破产似乎没有别的出路。水泥厂属于典型的家族企业管理模式,厂长在企业红火的年代里曾被评为凌源市人大代表,但厂子却并没有搭上国家企业转制的顺风车,没有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制度,仍然沿用家庭作坊式的管理模式。具体地说,从总经理、生产和销售经理到下面的车间主任,无论能力高低全由厂长的亲戚担任,所有人都想在厂里分一杯羹,最后形成产品供不应求企业却年年亏损的局面。加上国家近年来逐步淘汰落后的立式窑,鼓励采用技术先进的回转窑,水泥厂又缺少资金改进生产工艺,受财务和行业限制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,只能从厂里的员工手里借取高利贷勉强维持生产,形成了“亏损-融资-亏损”的恶性循环,最终企业在四年前破产了。当地的村民因民间融资问题上访,目前县政府已经解决了拖欠员工工资问题。如今,只有水泥厂的大烟囱还孤独的耸立在那里,厂里早已没有昔日的人声鼎沸,这可能仅是中国广大农村企业改革进程中的一个时代缩影吧。
(四)生活情况

市场经济让村民的腰包鼓了起来,人们的物质生活也随之丰富起来,村里人的“衣食住行”都发生很大的改变。如果是在25年前,当时市场上的商品十分匮乏,地里粮食产量也不高,在冬天想吃上新鲜的蔬菜,只能花高价去集市上买,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才舍得花钱买菜吃,平时基本都是吃萝卜、白菜、土豆、酸菜等,大米、白面在一般人家只有过节才能吃到。今天,米饭和白面馒头已经成为了村民的日常主食,蔬菜大棚能够在冬天提供新鲜的蔬菜,过去经常吃的玉米面饼子和山野菜,反而成为了平日里改善生活的奢侈品。穿村而过的公路,也由当年的沙土路变为了柏油马路,不少村民家里都买了电动车和摩托车,现在去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办事,要比过去骑自行车便利得多。在我的记忆里,家里的老屋是用青砖、黑瓦和土坯搭建起来的,木质格子窗上用整张大白纸作为窗户纸,屋里的墙壁上都糊满报纸,每当过年之前就把窗上的白纸换成新的,把屋里墙壁上粘上新的报纸,冬天取暖的设施就是火炕和火盆,冷的时候室内脸盆里的水能结冰。2004年,父母把老屋拆了盖成新房,采用钢筋混凝土加塑钢门窗,室内地面铺设了瓷地砖,后来又在屋里安装了暖气,到了冬天宽敞明亮又暖和。现在,村里的土坯房已经很少了,部分村民还盖起了二层小楼,看着高端大气上档次,彩电、电话、手机、洗衣机等也成为了日常生活用品。不过,英文中有句谚语:Money is a double-edged sword,翻译过来就是金钱是把双刃剑,村里人的物质生活好了,精神生活却衰退了。以前过年的时候,大年初一晚辈都要挨家挨户给长辈磕头拜年,正月里没事村里人组织起来扭秧歌,虽然很累但人们心里乐呵。现在农村的传统文化正在逐步被蚕食,磕头拜年风俗基本没有了,高跷秧歌也不见了,人们过年都在忙着打麻将。生活富裕了,村民的娱乐活动反而单一了,唯一能让人们聚在一起的活动就是麻将桌、扑克牌,甚至还普遍出现了赌博、乱搞男女关系现象,现在的离婚率较过去倍增。当年改革开放的时候,党中央提出了“两手抓,两只手都要硬”的方针,现在看仍然是完全有必要的,农村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依然任重而道远。
(五)婚嫁情况

哲人曾说过:时尚所创造出的美观东西总是随着时间而变得丑陋。农村的婚姻历来讲究个门当户对,对婚姻的程序要求十分高,繁文缛节、生辰八字、彩礼嫁妆、家庭出身一样不能含糊。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,婚嫁的条件也水涨船高。提起最早的四大件(缝纫机、自行车、手表、收音机),上一代人绝对不会陌生,如今的年轻人听了也许会问:四大件都是什么?。应该说四大件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色彩。进入2000年以后,村里出去打工的年轻人开始接触到外面丰富多彩的世界,逐渐摆脱了拉媒牵线的婚姻模式,也带回来了全新的功利导向的婚姻理念。20年前,村里结婚时女方要求的条件是盖新房,给女方家彩礼5万元现金,附加条件“三金一踹两大甩”。“三金”指的是金戒指、金项链、金耳环,“一踹”指的是男方要给女方买摩托车,“两大甩”指的是结婚以后小两口要和男方父母分家过日子,女方不需要掺和男方父母家里的事情,男方要是不答应这些条件,女方就不和你结婚。10年前,结婚时女方已经开始追求楼房,彩礼金也涨到了8-10万,除了金首饰和摩托车外,电脑、液晶电视和空调也是新婚必备的陪衬。以前是农村人都喜欢生男孩传宗接代,结果为了孩子娶妻生子弄的全家负债累累,家里有姑娘的反而捡了大便宜,把女儿嫁出去可以提高全家的生活水平,现在村里人对生女孩也不是那么排斥了。总之,如果没有15-20万资金储备,想在农村取个媳妇是基本不可能的,谁家的男孩还有好几年才到婚姻年龄,就搞得全家如临大敌似的,省吃俭用的攒钱给儿子娶媳妇。何况,目前准备充分了娶媳妇也难,农村的女孩都跑到城里去了,不管是打工还是读书,目标都是留在城里继续生活,所以留在农村的年轻小伙,如果不是特别有能力或家庭条件特别好,想娶媳妇是十分困难的。现在来看,婚嫁的巨大成本及功利思维导向,仍然是挡在农村发展面前的一只拦路虎。
(六)人口情况

不管是否情愿,经济发展一直推动着中国的农村向城镇化快速推进,我们内心深处想有所保留的一些传统,反而显得与这个变化的时代格格不入。中国农村的改革一直在阔步向前,但农业人口逐步萎缩的现实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,而且在二十年内就将成为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。从2002年前后,村里的人口数量开始维持在一个稳定的规模,这是因为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基本都已经结婚生子,计划生育政策的效果开始凸显,新增人口开始锐减,村里读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数量不足高峰期的一半。1998年开始的大学扩招,也深深地影响了这个青龙河畔的山村,村里开始陆续出现靠高考走进城市的年轻人,并在毕业后留在了城市工作。留在村里没有继续读高中的女孩,也都陆续进入城市打工赚钱,直到在城市里结婚生子,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留在村里的年轻人,也没有人继承父辈们传统的职业,不再愿意从事农业生产活动,很多人买了汽车从事个体长途运输生意。年轻人不再愿意从事种地的营生了,因为种地辛苦一年根本不赚钱,主要粮食作物玉米的价格这几年一跌再跌,2017年的价格每斤不到6毛钱,加上化肥的价格一直在上涨,即使是地道的农民现在也不愿意耕种了,很多进城的人家把土地廉价租赁或免费提供给亲戚邻居耕种。在城里的年轻人娶妻生子后把父母接过去照看孩子,在外常年打工的中年人也在城镇里买了房,靠自己创业成功的年轻人也把父母接到了城里生活,村里的人口外流呈现加剧的态势。年轻人在外打拼,村里剩下的都是中老年人,由于这些年人口外流和自然死亡,一些房屋由于长期无人居住被闲置,显得格外的萧条。在我小的时候,从事农业劳动的就是父辈这一代人,如今在农田里辛勤劳作的还是父辈这一代人,他们这一代人随着岁月已经逐渐沧老,部分耕地由于在路途偏远的大山深处,只能选择荒废任其杂草丛生。周边村子的情况也大体相同,由于水泥厂在几年前破产,侯杖子村民组的村民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,村里很多人家陆续搬离进县城里,现在人口已不足繁荣时的一半,剩下的人口基本都是老弱病残。未来,摆在我们面前的将是一个空心化的东北农村,劳动力外流、土地荒废与人口老龄化问题将深深地影响农村的发展,我们的农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,可是我们下一代农民在哪里?
(七)环境情况

在城市里呆久了,习惯了汽车尾气的生活。每次回到村里,当脚从公共汽车踏上土地的时候,我都要深深地吸一口气,老家的空气又变得那么清新。然而放在前几年,水泥厂开足马力生产的时候,眼前的现象是不可能的。水泥厂为村里人带来了经济效益,也影响了村里的环境质量,工业污染与环境保护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令人头疼的问题。大山深处的村庄本应树木郁郁葱葱,但水泥厂烟囱排放的烟尘为树木蒙上了一层阴影,最严重的时候庄稼的叶子上都覆盖一层厚厚的水泥灰。由于水泥厂位于河流上游,污水直接排进了河里,前些年河里的鱼虾基本已经绝迹。随着水泥厂的破产,村子唯一的污染源消失殆尽,空气质量又重新变好,河流里鱼虾又重新繁殖起来,甚至前两年我还在河上游看到过野生淡水甲鱼和野鸭。但不知为什么,河水的流量却在一直减少,原来五米宽的河面已缩减为2米宽,水深也不足30厘米。上世纪90年代以前村里的木柴都是从山上砍下来的,凡是人迹能至的地方都变成了秃山,下雨的时候水土流失严重,山里的一座水库因泥沙淤积已经荒废。国家“退耕还林”的政策效果很好,村里附近的山边都拉起了铁丝网,种上了松树、柏树和杏树的幼苗,现在村里已经很少养殖牛羊等家畜,沼气的建设减少了对木柴的依赖,去年回家帮父母收玉米还看见了10多只野鸡,说明“封山育林”政策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唯一令人不甚满意之处,就是村民将生活垃圾随意堆放,公路两旁、河道山边、田间地头到处都是生活垃圾,到了夏天就散发出难闻的气味。其实,这个问题是十分容易解决的,村委会筹资建设一个固定的垃圾填埋场就可以了,可能当前农村的首要任务是发展经济,环境问题还没引起村委会的重视吧。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,今后村庄周围是否将出现更多类似“水泥厂”这样的工业污染源。
(八)总结与反思

   改革开放,让中国大地上焕发了勃勃生机,但广大农村仍然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。农村经济发展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新出现的问题,相较于快速的城市化与工业化进程,农村地区的发展速度仍显得略慢一些。笔者曾在2016年因公赴深圳、上海等地出差,在京九铁路上目睹了中国南、北方农村的巨大差异,北方的农村地区经济似乎缺少那么一点活力,受到区域资源禀赋所限产业结构单一,看起来显得有些萧条和凋敝,长三角地带农村的经济发展水平相较于东北农村的镇中心还要好,家家户户都是二层小楼,院子里停着一台私家小轿车,让人不禁联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发出感慨。抛开大环境不说,单拿我的老家来讲,本身就处在辽西地区的大山深处,交通和消息都十分闭塞,山里的矿产、木材和土地等资源又不多,加上近年来持续加剧的人口外流,想发展经济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。家乡的人们,从来不欠缺中国人民勤劳质朴的传统美德,但如何闯出一条适合当地农村发展的路子来,还需要在农村改革的过程中不断前行与摸索。至少,目前的蔬菜大棚已经让村民的腰包逐渐鼓了起来,人们不会再因为学费的高昂而放弃孩子的教育机会。下一步,如何吸引高素质的年轻人回流到村里、探索适合当地农村机械化耕作的耕地资源整合、以蔬菜大棚为基础将产业链条扩散开,是当地实现进一步发展必须思考与解决的问题。至少,目前已经看到了一点“星星之火”,村委会已经在村部紧临公路边,建设了一个蔬菜市场服务中心,将蔬菜集中到这里进行统一批发销售,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与尝试。鸡年伊始,万象更新,相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家乡人会用勤劳与智慧,将这个青龙河畔的小村庄建设成为一个美丽幸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!


接发单 价格查询  加QQ群  下载APP
预算仅供参考,最终价格要谈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秒答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地图|秒答网 粤ICP备15056337号

GMT+8, 2020-4-6 23:0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